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Vol 18 . 在气候变化影响下,如何考虑生物多样性?
REEI 2021/10/01

《能源评论2021》系类音频节目


林佳乔: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林佳乔,欢迎收听本期能源评论节目。今天的播客由我跟我的同事赵昂为大家带来。


赵昂: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赵昂,非常高兴又一次在我们的节目当中与大家见面,今天我们来谈一下保护生物多样性与应对气候变化,推动能源转型之间的关系。


林佳乔:
上期节目我们为大家回顾了一下就是城市固体废弃物,也就是城市固废与气候变化这个议题。今天我们就聚焦在气候变化跟生物多样性这样的一个话题。首先我介绍一下背景,背景的话就是在今年的10月份将在我们国家的昆明召开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的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也就是COP15。其实在这周的话,9月27号到28号,就是NGO的平行论坛其实刚刚结束,这次缔约方大会就是COP15是在线上举行,明年的4月底5月初将在线下举行会议,那会议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在2030年实现保护地球陆地和海洋面积的30%这样的一个目标,简称“3030”目标。那保护生物多样性跟应对气候变化有怎样的关系呢?


赵昂:
好,我们先来说一下正相关的地方,也就是二者有彼此促进的这种关系,保护生物多样性,如何帮助我们应对气候变化,我觉得这一点是对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人来讲,肯定是非常关注的,它最直接地来保护生物的这种栖息地,这也是COP15提出的各国要努力承诺实现的目标落脚在“3030”上面的原因。那么我们都知道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就是森林、草原、海洋这些栖息地。如果这些地方不被过度使用,主要是由于经济发展的缘由,那么在减少跟土地使用相关的碳排放方面,一定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对于减少排放来讲,这就是应对气候变化最直接的共享。

我个人也很清楚的记得,在几年前召开全球第一次气候行动峰会是在美国旧金山的时候,当时生物学家珍妮古道尔在主会场采访时也特别呼吁,将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结合起来。因为如果说我们在保护生物的栖息地方面做得到位的话,做得比较努力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在栖息地保护方面所给我们带来的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减少排放方面可以有1/3的贡献。所以我想从这一点来讲,对于生物多样性保护来讲,可以有很大的这种带来气候应对收益的一个作用。


林佳乔:
的确如此,珍妮古道尔博士在提到了就是这种基于生态系统的这种减排贡献,大概约占1/3,能贡献1/3这样的一个力量,我们之后在评论中也会提到这一点,我们在聚焦能源跟工业排放的同时,确实是需要关注比如说跟土地利用相关的这种排放是如何去控制并且去减少,保护生物多样性能带来的协同作用,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有一个例子就是关于英国的,我们其实能看到能源和工业的排放在英国来讲占比已经很低了,英国在积极推动各国参加格拉斯哥的气候变化大会的过程中,其实做出了更积极的承诺,尤其是在这种比如说在生态系统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还有土地利用相关的碳排放的控制方面,我们之前也解读过英国的绿十条,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找来看一看,去搜索英国的10点计划,我们其实当时简称为绿十条了。


赵昂:

是,那么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应对气候变化能给保护生物多样性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林佳乔:
尽管所有的生物其实都有适应环境的能力,但是气候变化带来的这种对生态系统的关键影响,还是给全球超过800万种的物种的生存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威胁,这种威胁的程度也是因地区、因物种而异的。短期来讲的话就是人类的生产活动,比如说这种砍伐森林、捕猎盗猎这样的一些活动,其实给生物的影响是最为直接跟显著的。昨天我们其实也看到美国刚刚公布了就是22种已经灭绝的生物,是包括十一种鸟类,八种淡水贝类,还有两种鱼类,一种蝙蝠,还有一种植物。长期来看,气候变化导致的这种温度的升高以及一系列的这种变化,比如说这种极端天气的增多,可能会导致生物栖息地的变化,给生物的生存带来系统性的一个风险。因此控制气候变化的这种幅度,到本世纪末争取控制在1.5摄氏度这样的一个范围内的温控目标将大大地降低物种大范围灭绝的风险。


赵昂:
是的,刚才佳乔提到关于美国公布这样一个清单,我也看到一些新闻的报道里面特别提到,其实这也是时隔很多年才最终确认公布的,因为判断一种物种的灭绝也需要时间的,因为当人上一次最后一次看到它出现在我们视野当中的时候,我们就很快下判断说这个物种灭绝肯定是不科学的,像这些公布的二十二种灭绝的生物当中,有些生物它上一次被人看见的时间是远在将近100年之前,有的是在20世纪初或者是19世纪末的时候,这也可以看出来,其实可能实际情况在生物灭绝的速度可能比我们在媒体上或者是科学研究这种公布的情况可能会要严峻。那么从理论上讲,我们看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应对气候变化的这种协同效应,彼此都有支持,但是从具体方法上来看,是不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都是有利于生物多样性保护,或者换个角度说,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各种措施也都是有助于减少排放、应对气候变化呢?


林佳乔:
我觉得你刚才问那两个问题的话,我可能会先回应一下后边这个吧,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措施是不是都有助于减少碳排放?回答这个问题的话其实就看一看,比如说保护自然生态系统对我们来讲有多重要,当然里边会包括对气候变化,对能源来讲,是有多大的一个作用。其实如果我们看过去50年的这种发展趋势这样的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自然生态系统在维持全球人口,还有世界各国的良好的生活能力,其实是有预测的变动的一个情况。有研究其实就展示出来了,比如说从总体上来讲,在50年尺度这样的一个发展趋势来,讲就都是在下降这样的一个趋势,自然对人类的这种贡献都是下降这样的一个趋势,下降比较多的话,其实比如像生境、授粉、种子传播、生物管控,还有粮食这些方面。

当然对于气候变化还有能源来讲的话,我先说气候变化,气候变化的话也是这种降低的一个趋势,在这个50年尺度来讲。但是能源的话就跟气候变化是有点不一样的,会有增有减,呈现出一定的地区的差异性,这种的话其实也有可能是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对吧?因为有些地方的话从能源材料上来讲,它可能这个地区的话在能源的供给方面或者是这种材料的供给方面,气候变化带来的这种尤其是全球变暖,可能会让某一个地区比如说这种植物的生长变快对吧。这种生物质材料的供应可能会增加,这是我的一个理解,但有些地区的话可能是另外一个情况,比如生物质来源的这种能源,它受气候的影响会非常大,它的产量会减少。其实再看一看另外的一些方面,比如说像粮食的话,跟我刚才提到的是比较类似的,也是有增有减这样的一个情况,有些地方的话是严重降低的,有些地方的话可能是有少量增加的一个情况,这样的例子其实是在这种寒冷地区是比较多见的,比如说在50年尺度来讲,像俄罗斯像加拿大这样一些比较寒冷的国家跟地区,他们在未来全球温升这样的一个情景下,其实有利于他们的农业的,如果他们更多的土地适合耕种了,他们的粮食产量其实是会增加的,中国北部有些地区比如说中国东北可能也有类似的情况。


赵昂:
是,我觉得关于自然生态系统对于人的福祉的这种贡献这种能力,因为我们常说一种自然生态系统的这种生态服务功能,它的功能显然的是从刚才你提到这样一个研究来看,是一个总体下降的,虽然有一些升高,你刚才举例关于粮食,但总体下降真的是不是应该引起我们的警示呢,因为虽然我们的科技在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发达,我们一个社会的经济产出更多的是依赖于服务业,农业也好还是渔业,这些牧业就直接依赖于自然资源的,肯定是在占比上是越来越小,当然它有间接的作用,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是不是说这个是一个很好的提醒说当我们看到整个生态系统对支持我们一个良好的生活或者福祉方面能力在下降的话,是不是对我们未来持续的能够拥有一个良好的这种生存的环境带来一个很好的警告,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也许可能不能引起误读,不是说我们人的能力越来越强,对生态服务的这种关心可能不像以前那么重,在农业社会,我们基本上是靠天靠自然的资源来吃饭,而现在的话我们科技发达可能就觉得这个系统对我们不重要了,但是我相信可能有一些观点会是持这样一个立场。

另外其实在说到自然生态系统对于这样的一个平衡,就怎么样去理解它,在我们整个部门刚才提到的是一些主要的这种服务功能,现在我们就把它放在不同的产业和不同的部门对经济的各个行业的影响是怎么样的。这个报告是叫 "Supporting the global biodiversity agenda : a UN system commitment for action to assist Member State delivering on the post 2020 global biodiversity framework",这题目有点长,但是这里面提到的一个自然生态系统,它在帮助我们实现经济部门、不同部门的这种产出方面,有怎样直接和间接的影响?这里面最影响大的就是刚才我提到的林业、农业、渔业,剩下的就是一些其它跟这些产业相关的,比如说食品、饮料,当然这个地方我还想重点拿能源产业相关的来说一下,在直接影响和供应链影响方面,相对电力,生产电力的行业和供热的行业,它们的影响,直接影响都是非常大的,这也让我想起来,我们曾经在解读当中提到了关于自然极端天气出现之后对于电力供应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大规模断电在不同的国家出现的这样的情况,供热也有类似的。

在这种供应链影响方面,对于电力也好,供热也好,它们都有这种高程度和中等程度的影响。只有到了一些比如说数字通讯、银行、金融、保险这些行业,自然生态系统对它们的影响还是非常小的程度,当然在供应链方面其实还会再增加一点,因为它会涉及到不同的行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们可以看到自然生态系统在维持我们人的正常的一个良好的生活的条件和我们对于经济的不同部门的直接影响方面,都还是有不可忽视甚至不可或缺的这样的一个角色。所以从这一点来讲,可能帮助我们去理解说,我们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采取的措施,虽然可能是目标在减排,减少碳排放,但是是不是有可能也在对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呢?


林佳乔:
所要采取的应对气候变化措施里面,其实也是有这种负面影响的。那么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如何影响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可能是我们下面要讨论的一个话题。首先我说一下应对气候变化的这种举措里边,比如说有一些有负面影响的,我能想到的可能包括比如说这种植树造林本身是一个固碳的行为,对吧,是一个减少二氧化碳的一个吸收二氧化碳这样的一个过程,但是有一些地区其实它并不适合去种这个树种,这个树种在生态系统来讲,可能是一个入侵的这样的一个物种,而且你要种的是单一树种的话,有可能会对当地的生物多样性的,其实并没有造成一个正面的效益,可能是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这种例子的话其实我们是在草原地区也会看到对吧,你不适合种树的地方,你硬去种树对吧,这样的话其实对生物多样性来讲,生态系统来讲的话并不是可能有好处的一个举措。

另外的话我想说的就是这种生物能源,生物能源的话,你像之前的这种生物柴油的概念,比如说像生物乙醇的这种概念,它都是基于这种油料作物或者是这种淀粉类含量高的比如说像玉米这样的一些作物。如果种这种就是单一物种的这种作物,他有可能会去威胁到原来生物多样性比较高的这些地区,比如说你原来的这种草原,你开垦了去种玉米,然后去生产生物乙醇,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会影响到生物多样性保护,但你是披着应对气候变化这样的一种外衣去做这个事情了,对吧?


赵昂:
对,是这样,我觉得这一点肯定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有张力的地方。当然我从我的角度来想的话,我觉得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一个杀手招,其实就是发展可再生能源,替代这种化石能源,但是在发展可再能源方面其实也是有一些concern的,比如说你再去测量太阳能,风能它的资源分布密集的地方,再去比较跟生物多样性热点或者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域,或者是生物多样性的丰富度高的区域,作为一个物理地域上的比较的话,你会发现有很多重叠的地方。所以从这点来讲的话,可能在早期开发风电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反对的声音,比如说对候鸟迁徙,比如说对所在的区域可能带来的风电的噪音,对生物的影响,或者甚至对人的社区的影响,当然我们主要是讲生物多样性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可能这也是发展这种可再能源去应对气候变化里面这个过程当中需要注意的。这一点的话我觉得从我们最近看到的国际能源署发布的2050年净零排放的报告里面,特别提到关于能源发展当中,要去关注生物多样性的问题,特别是在生物能源,生物质能源章节里面特别提到不能够影响全球的粮食生产和生物多样性保护。


林佳乔:
对,我再接着说一下跟能源相关的,比如刚才我提到了生物能源,如果生物质作为一种比如说发电的一种方式,在IEA的报告中,还有我最近读到的一些这种论文当中,情景分析当中都有这种方式,这种方式是什么呢,就是bioenergy plus CCS,就是生物质能再加上碳捕获收集与利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把它是当成一种负排放的技术,这个逻辑就是生物质发电本身就是一个固定了,然后再排放的过程,我把这个排放再封存起来,它就把当成一种二氧化碳的去除的技术,也就是负排放技术。这种技术的话,如果被当成一种减缓气候变化,减排的这样的一种方案的话,它有可能会被放大了,比如说就是为了去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然后去大规模地去种植这种能源,所谓的能源作物,这种减排的方式或者负排放的这种方式到底是不是可取的话,我个人认为可能还是有一点争议的,如果打着气候变化,减缓二氧化碳排放这样的一个目标去大规模地种植,你一定要考虑到你种植在哪里,对吧,你可能理想的种植区域在哪儿,然后种植之后的管理,然后跟生物多样性的关系是什么样的,而且目前来看,这种BE加CCS这种技术在能商业化实施应该不是在三五年这样的一个尺度,因为CCS本身商业化还有一段距离是吧,所以这可能是中长期尺度一个减缓气候变化的措施。


赵昂:
对,即使是中长期尺度,但是如果说这个规模比较大的话,可能对于在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工作人员来讲,真的也是需要担心的。但是我觉得在刚才提到国际能源署2050净零排放报告里面,特别提到说在2050年全球实现净零排放的情景下,那么在生物质能应用方面,其实不需要占有太大的比例,就在整个全球的能源消费当中可能也就1%左右需要从生物质能这边获取。其他的能源的方式,比如说发展氢能、储能、可再生能源,比如风电、太阳能,还有其它的水电,这些方面相对来讲对于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就会小一些,刚才也提到了,也考虑到对于土地占用带来的负面影响的这种风险。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的一个感受是说即将召开的联合国的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第15次缔约方大会,我相信会让全球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能够更多的协调一致,能够确定一个真的是对于可能维持我们的生态系统稳定和生物多样性丰富度方面有一个10年的目标。

刚才说到“3030”,当然这是一个全球共同面对挑战之一的,跟气候变化相比的话,我想这两者之间在我们做出决断的时候,可能生物多样性保护从我个人来讲,它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占有一个优先序,因为它几乎是不可逆的,你失去灭绝的一个生物不可能再回来,生态系统的破坏,虽然要很漫长的过程,但一旦有一个崩溃的出现的话,也很难恢复到正常,而保护气候,应对气候变化的话,它的手段还是挺多样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可以把生物多样性保护放在更优先的位置。


林佳乔:
对,我也持类似的观点,但是我不是完全同意你说的中间的某一些点,我是觉得就不要舍本逐末,减缓气候变化的事情,如果有更有效的方案,成本上来讲的话,现在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在对外宣传有的时候你会看到是成本有效的一种气候缓解措施,成本有效的一种减排措施,但我是感觉就不要再夸大它的成本有效性了,对吧。它所谓的成本有效,这个成本一旦像刚才赵昂提到了它是不可逆的对吧,它不能简单的去用风电、太阳能去跟它去比较成本收益。

好的,这期节目就到这里,如果你对我们节目讨论的内容有自己的看法,也欢迎给我们留言或直接与我们取得联系,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的话,不要忘记点赞或者分享给更多的人。每周我们都会发布新的节目内容,无论是我们的能源评论还是我们的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报告解读栏目,不要忘记准时收听,那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赵昂:
好的,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