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德国如何实现2050气候中和目标提出解决方案和路径
REEI 2020/12/03


点击收听报告解读系列音频


王茜:欢迎大家收听本期磐之石环境与气候变化智库报告解读系列节目,我是王茜。今天我和佳乔为大家解读的是德国Agora Energiewende于今年10月发布的报告,这篇报告提供了一份德国如何去实现气候中和目标的方案和路径。因为德国联邦政府内阁在2016年11月的时候就通过了一份《气候保护规划2050》,在这份规划中,他们明确的提出要到2050的时候,实现气候中和这么一个目标,所以这份报告中给出了德国去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方案和路径。可是这个机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发布这份报告呢,佳乔你可以帮大家解释一下吗?

林佳乔:我认为是有这样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德国从2016年到现在这几年,在气候策欧盟层面的一个推动。你看到了效果就是这几年比如说欧盟的绿色新政是在今年的1月份的时候出台了,我们公众号的文章也有关于议题的讨论,其实你能看到德国在欧盟气候政策目标制定方面他的积极的一个作用,我觉得这个就是两点原因,第一个是德国的推动作用,第二个就是欧盟层面的气候政策最近取得了一些进展。

王茜:我还记得你之前去访问过这个机构,我相信你也对这个机构有一定的了解了,能不能请你帮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机构?

林佳乔:好的,这个机构在行业内还是很有名的,我在几年前去访问过他们在德国柏林的总部,也跟他们机构的Matthias Deutsch博士有过一个简短的交流,跟他交流了一下德国能源转型的情况,还有他们对于中国能源转型的一些看法。Agora这个词本身的来源就挺有意思的,因为 gora这个词是希腊语中市集的意思。之前在古希腊古罗马他们城邦中在市中心经常会有露天广场,他们在那边就会进行一个关于...比如说关于政治哲学,还有相互认识这样的一个交流。Energiewende是德语能源转型的意思,所以这个机构的名称也表明了他们是一个专注研究能源转型议题,并且想促进广泛的交流跟讨论这样的一个机构。

这份报告是和德国的气候目标相关的,讲的就是2050气候中和,我们最近其实是也听到了很多跟气候中和、碳中和、净零排放相关的一些词,王茜可能最近你对经常出现这些词也有更多的一个了解,但听众可能不太清楚,这些术语或这些词之间的区别,你能简单的介绍一下这几个词的区别。

王茜:其实这三个词对于一般的听众来讲的话,其实会产生一种有比较混淆的这么一个印象,以为这三个词之间是可以互相替换和使用的。当然在实际情况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每个国家他们在表达自己减排雄心的时候,其实也是在不加区别的去互换使用这三个词。但实际上根据IPCC特别报告,全球变暖1.5度,他们的定义中给出了这三个词不一样的定义。首先气候中和的定义就是说,当一个组织的活动对气候系统没有产生净影响的时候,这就是气候中性或者叫做气候中立。

林佳乔:那也就是说它对气候系统没有影响,就是说它没有温室气体的排放对吗?

王茜:是的。紧接着就是碳中和,碳中和的定义就是说,当一个组织他在这一年内他的二氧化碳排放通过了二氧化碳的去除技术应用达到一个平衡的时候,这就是碳中和或者说是净零二氧化碳排放。

林佳乔:我们国家提出的2060碳中和的目标,其实在说的是净零二氧化碳排放这样的一个层面的意思,对吧?

王茜:对,他就是在这样子的语境下去提出202060碳中和这么一个目标。那么净零排放的定义就是说当一个组织他在这一年内,所有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与温室气体的清除量达到一个平衡状态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净零的温室气体排放。

所以说相对来讲提出气候中和比提出碳中和或者说净零排放这些目标,他是更具有雄心的。如果说要去实现这样一个气候中和的目标,他会比碳中和或者说近零排放这些目标是要付出更多倍的努力的。

林佳乔:这篇报告提出的就是德国如何实现2050气候中和这样的一个更具雄心的目标。这份报告展示出的大致的实现的路径是什么样的,你能介绍一下吗?

王茜:这份报告他提出这些路径,他的思路就是以一种分阶段分部门的这样一个思路,去提出相应的减排的一个路径和方案。具体来说的话,他在这份报告里面设置了一个2030年和2050年的各个部门的分指标的一些情景,比如说首先在2030年的一个情景当中,每个部门他按照他的减排潜力从高到低依次排序为是首先把能源排在了减排潜力和空间为第一,交通部门、工业部门、建筑部门、农业部门和废弃物部门依次排开。然后在2050年的一个情景当中,每个部门的减排潜力与空间依旧从一个从高到低的排序方面,跟上一个也就是2030年的情景来比较的话,他发生了一个略微的变化,比如说在2050年的情景当中的话,他就调整成工业部门,他的减排潜力与空间是排在第一的,交通、建筑、农业和废弃物,然后一次排开。总体来说,根据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能源和工业领域在德国的减排潜力是最高的。相反农业和废弃物部门的减排空间最小,我大概就讲到这里。

林佳乔:好的。德国的路径图景其实他是分为三步走这样的一个策略,他第一步的话是从现在到2030这样的一个时间段,在这个时间段他是想要跟1990年相比,温室气体的排放是减少65%,其中能源部门是到2030年淘汰煤炭,70%的电力是来自于可再生能源,然后并使用氢能保证区域供暖。

王茜:他为什么会提出说要跟1990年相比,1990年有一个什么样的特殊含义呢?

林佳乔:对,其实你看现在欧盟的气候目标,他大多数都是跟90年这样的一个年份相比,这个是一个历史上的气候变化谈判相关的,他是跟京都议定书是相关的,因为京都议定书是97年的时候通过的,当时选的基准年份都是选在90年这样的一个水平。

王茜:是这样。

林佳乔:好的。接下来的话就是交通部门的目标,交通部门的目标是德国他是想在国内电动汽车方面,在2030年的时候达到1400万这样的一个规模。运货的汽车,他的电动化是30%这样的一个目标,同时也提出了一些提高公共交通、自行车、步行以及铁路使用比例方面的一些具体的目标。在工业部门来讲的话,他主要发力点还是在如何淘汰煤炭的使用。比如说他提到了用高炉、炼铁、炼钢,然后用氢能来作为主要的燃料,而不使用煤炭。到2030年在建筑领域的话,他其实是想让50%左右的绿色供热改造比例能够实现,同时也能实现供暖的热泵有600万个这样的一个增长的目标。区域供暖也就是District Heating,他的范围要进一步扩大。其他两个部门就是农业部门跟废弃物的部门,他们也都有各自的非常具体的目标,我就不细说了。

第二步的话就是从2030年之后到2050年,这20年有一个非常大的温室气体减排的目标,就是要减少95%。大家记住还是跟90年相比,在这一阶段的话,实现气候中和是有两个重要的替代能源的角色。第一就是氢能,第二就是生物质能。从2030年之后的20年,在工业部门增加使用氢能跟生物质能的比例,使用回收和合成的材料替代化学原材料,到2050年实现所有的水泥行业运用CCS这样的一个技术。同样在第二阶段中,电力行业的目标是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这样的一个非常宏伟的一个目标。也就是说到2050年,所有的电力来源都是来自于风电,太阳能,包括进口的电力,从2040年起,德国的氢能呢也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尤其是在民用方面,它将更大规模的去替代天然气。到2050年电力结构跟区域供暖系统是要实现100%的零碳,这个目标其实是非常的宏伟的。在交通部门中促进共享交通的使用,当然是在私家车跟公交领域都想推进共享交通这样的一个概念,实现载客交通工具的绝大程度的电动化,并且在高架桥、燃料电池还有货运铁路方面都有一些非常具体的目标。值得指出的就是德国在航运跟海运方面,这两个经常容易被忽视的子部门也被提到了,也就是说用电力合成燃料来提供动力。最后的两个部门就是建筑部门跟农业部门,建筑部门的话想要到2050年的时候实现居住空间90%完成绿色改造或节能改造,产热的过程也就是供热这个过程是完全的是实现气候中和目标。在农业部门的话就是减少肥料的使用,并且由于畜牧业生产会有甲烷的排放,他们也有具体的措施,怎么去减少甲烷的排放,并且怎么把农业废弃物的资源转化,也就是推广沼气场发酵的方面也有具体的目标。最后就是废弃物部门的减排的潜力,因为前一个阶段已经是发展的非常多了,所以在这个阶段的话,他的发展潜力其实是没有很多可以深挖的地方了。

王茜:你刚刚讲的这两个步骤当中,我听到了比几个比较亮眼的词汇,第一个首先能源行业要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的转化,第二个就是氢能的一个角色作用的发挥,还有一个生物质能的一个大规模的使用和运用,我觉得这是一个听起来非常具有雄心的这样一个目标,而且他还要在实现100%可再生能源能源转换的过程当中,还要实现零碳的脱碳的这么一个目的,是吧?佳乔。

林佳乔:对,是这样的,每个国家都面临类似的问题,怎么能让你的电力系统是更清洁的,也就是说电力来源是更低碳,然后到最后是零碳的,我们国家提出的是碳中和的目标,最后在电力的零碳化方面也会走跟德国类似的这条路,就是到2060 年,我们国家的电力来源很有可能也是100%可再生能源。这就是前两步,第一步我再说一下,第一步是2030年之前怎么去减排。第二步是30~50年,怎么去减排,都有具体的路径各个部门。剩的最后一步,第三步其实就是把你已经减的不能再减的这些剩余的排放,因为有些排放是避免不了的,尤其是在农业畜牧业跟废弃物行业都有一些是无法避免的,而且不能完全去除的温室气体的排放,这部分该怎么办?他们提出的就是利用CCS,跟所谓的负排放技术,Negative Emission的技术来去抵消剩余的排放。经过计算德国的剩余的残留排放,在2050年的时候大概是会有62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这样的一个级别,怎么去处理呢?其实它就是用负排放技术,这类技术可能包括生物质加上碳捕获与封存,简称就是BECCS就是Biomass Energy plus CCS,另外的话还有直接空气捕获与封存,一个我们可能平常听的比较少的就是利用绿色聚合物吸收二氧化碳这样的一些技术,生物质能的碳捕获跟封存是将燃烧后的生物质燃料进行碳捕获并封存到地下这样的一种技术,直接空气捕获与封存,就是从空气中直接进行碳捕获,并将二氧化碳封存在地下。

王茜:最后这一个技术听起来还比较陌生,因为我们经常听到的都是一些碳汇技术,比如说像什么森林固碳,所以绿色聚合物吸收二氧化碳,它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操作流程?佳乔你能具体帮我们解释一下吗?

林佳乔:好的,其实这些残留的排放怎么去抵消?这应该是一个难题,而且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案。据我所知,目前我们国家可能是比较偏重于植树造林固碳,增加土壤碳汇这样的一些方法。德国提出的比较偏技术性的解决方案,绿色聚合物吸收二氧化碳,它其实是说直接从空气中捕获二氧化碳,然后利用这些二氧化碳在费托合成工厂,费托合成这种方法也叫ft合成,它其实是一种化学合成的方法,利用二氧化碳作为原料,然后跟可再生基氢结合使用,生成绿色的石脑油,还有其它的生物基碳氢化合物,其实就是让它作为化工原料,然后通过化学过程去生产塑料的替代物,并且通过改进的回收系统,可以将塑料永久的保留在这个材料的循环中。比如说如果产生了废弃塑料怎么办?那就是对废弃物进行焚烧,然后要进行末端的CCS处理,这个技术其实是可以防止捕获的碳再次排放,在这我们能看出来德国还是比较偏技术流的在抵消残留排放的这一块。

王茜:也是听了这么多感觉到这个机构提出来的方案路径,还有具体的指标来说,给人一种非常相当具有雄心的这么一个印象,但实际上根据现在德国疫情后的一个经济发展的情况,和他们就是说德国内部的一些利益集团的交织,如果说要采用这份报告的路径,采用这份报告的方案去实现德国2050这样一个气候中和的这么一个目标,会不会有一些什么阻力?

林佳乔:德国内部对气候保护规划其实是存在不同的声音的,他在16年出台之后,德国的环境部是通过数次降低跟缩减规划目标才通过的气候保护规划2050,这样的一个政府部门的决策,显然这次报告提出的相关的实施的路径是具有雄心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需要修改,然后需要各方达成妥协,这样的一些回合,若要成为真正的实施方案,恐怕德国其实之后还会面临更大的压力,也可能会面临着后期的一些修订。那德国2021年政府选举其实是对2050气候中和的态度跟行动是非常关键的,因为未来被选出的政府其实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是涉及到怎么去规划实施2050气候中和这样的一个目标。

因为这份方案路径的实施,其实他会拉动社会领域的一些投资,尤其是基础建设方面,这也将直接影响德国的就业的机会,也有很多研究表明这样的就业机会以及后续的社会利益在地区分配,还有不同行业的层面,可能是会出现不是完全公平这样的一些情况,这个也是需要引起注意的。因此德国政府其实是需要在实现气候目标的同时,兼顾社会公平的问题,也就是他们一直在提的公平转型,Just Transition这样的一些概念。比如说要实现能源部门100%可再生能源在实施的过程中,他要兼顾化石能源行业,比如说传统的煤炭工业地区,像东德的卢萨西亚地区,他怎么样去从以煤炭为主,高依赖度这样的一种情况去过渡到100%可再生能源。这样的一些情景要考虑到当地未来就业跟经济的发展需要了。

此外德国政府还需要吸取之前的经验,因为之前德国其实是有没达成气候目标这样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德国就是之前订立的到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目标,当时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比1999年的水平减少40%,但实际的完成情况确实跟目标相差了8%,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完全达成自己当时设计的气候减排目标。由于德国的燃煤电厂跟交通运输的过高排放量,才导致这样的一个目标遭遇挫败,所以有这样的一些前车之鉴,政府也需要考虑如何吸取这些经验教训,最终完成2050气候中和目标。

我们作为一个环保机构,其实也非常愿意看到任何一个有温室气体减排雄心的这样的国家,能早日在采取气候减缓跟适应行动,落实各自的气候目标的方面有所作为。其实不仅是德国,甚至整个欧洲大陆乃至全球各个相关利益体都能早日排除利益障碍,达成共识,这是我们所希望的。那么德国若是实现2050年的气候中和目标,其实是对欧盟以及欧盟的成员国甚至是更广泛的全球范围内都有比较大的影响。我想问一下王茜,就是据你所知,德国的2050气候中和的目标对全球减排能有什么样的一些贡献?

王茜:首先我们来看欧盟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到了全球总排放大约有6.5%这么一个比例,而且德国目前来说他是欧盟最大的一个煤炭使用国和二氧化碳的排放国,而且他还拥有一个庞大的汽车工业体系和产业,如果说德国在2050年实现了一个气候中和这么一个目标,这肯定无疑会是对欧盟实现他2050气候综合这样一个目标产生了很大的积极影响的。德国如果说能够实现的话,他也能会在整个全球的这么一个气候治理这个话题上发挥一定的引领作用。你想德国他从今年7月就开始了为期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那么轮值主席国其实是对欧盟的一些重大决定的出台会有一定的推动影响的。

默克尔在就职的时候他也提到过,气候变化将会是自己在任期内的工作重点之一,我们看到默克尔跟冯德莱恩他们都是德国人,他们在默克尔上任后在搭档的期间,将欧盟7月份通过成立的价值7500亿的复苏基金,与欧盟2050年的气候中和投资计划集合在了一起,然后推动了这么一个计划的实现,所以说这样的话也推动了欧盟作为第一个气候中和的州的这样一个目标的早日实现。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景下,这样的一种条件下,德国的2050的气候中和目标和行动也将会带领和推动其他成员早日实现相应的气候目标。

林佳乔:是的,像德国的话是提出了2038年退煤这样的一个目标,这个可能是在前年提出的。但是其他欧盟成员国,比如说像波兰煤电还是很大的一个能源生产的使用能源来源之一,所以像波兰这样的国家在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大的压力。咱们也看一看德国本身的2050气候政策目标,他是如何在未来实现的,以及他是不是会对其他的欧盟内的排放大国,或者是煤炭依赖度比较强的这样的国家产生比较大的推动的作用。

王茜:好的,今天的节目大概也就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也非常欢迎大家的收听,也希望大家可以积极的留言和评论跟我们一起互动。

林佳乔:是的,我们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