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气候洞察2020:总体趋势
REEI 2020/10/14

点击收听报告解读系列音频


ZHAO:大家好,欢迎收听《磐之石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变化报告解读》第十一期,我是磐之石的赵昂。

 

LIN: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林佳乔。今天由我们为大家解读美国未来资源研究所(Resources for the Future,简称RFF),在八月底发表的一份题为《气候洞察2020:总体趋势》的报告,是RFF,2020系列调查的第三部分,前两部分主要是对美国公众气候认知和政府行动方面的调查结果,这份报告则主要展示了美国公众对美国政府气候政策支持程度的调查,报告也结合时下新冠疫情和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RFF是磐之石持续关注一个美国独立非营利研究智库,也邀请过一位RFF研究员参与我们在北京举办的能源转型研讨会。在第六期磐之石音频解读报告“2020全球能源展望”也同样是来自RFF,有兴趣的听众可以点击链接。这篇报告的两位作者是斯坦福大学教授乔恩·克罗斯尼克(Jon Krosnick) ,他是位社会心理学家,是RFF大学研究伙伴,另一位是来自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的经济学者Bo Maclnnis。

 

ZHAO:报告背后的作者分别来自一所非常知名的大学和环境政策研究的智库,克罗斯尼克教授对公众关于气候变化认知和态度的调研,最早从1997就开始了,这是气候变化政策在全球范围内开始被关注的比较早的时间,这份报告提到美国公众对气候变化科学的认知和气候变化相关政策态度的调查,这份报告是针对2年前做的另一份调查的对比。这两次调查所面临的问题也是一致的,前后的变化,2020年主要考虑了新冠疫情及其带来的经济影响是否对公众在气候变化上的态度和观点有改变。

先来讨论2018年来自斯坦福大学、RFF的研究人员与美国广播公司(ABC)合作执行的调查,他们涉及的话题包括,气候变化是否真的的存在、它的原因和它的影响、谁应该主动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以及和这个相关的议题。

在2020年做调研的时候,研究者主要想看到,结合当前的疫情和经济的影响,美国人是否有更多在议题上的变化:相信全球变暖的存在和威胁的人,或者相信这些确定性的人的数量是否发生变化,是否因为经济的下行,这样的人数会减少,持有这样观点的人,是不是对于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支持的愿望再降低;因为大部分人认为,疫情也好,经济也好,这才是最紧迫要面对的问题;对于一些具体的应对措施,或者是适应政策,比如说碳定价。公众再被调研时也会问到,他们是否在继续支持气候政策,还是气候政策在紧迫的社会情况下没有太高的支持度。基于当下社会背景,调研者如何分析紧迫的社会压力对公众的影响,是否让他们对气候变化认知产生了显著的变化,那么我们也看到报告的作者对美国999位公众进行调查,报告所采用的调查方法,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呢,佳乔?

 

LIN: 我看了一下他们的调查方法说明文件。他们 2020年调查是通过电话采访在美国居住的999名成年人,作为代表性样本,这其中的310位受访者是通过拨打座机电话,通过手机采访了689人。采访从2020年5月28日至8月16日,用英语进行。座机采访的回应率为18%,6%为手机采访回应率,整体的回应率为10%。研究拨打出去的电话是随机生成的采样框架,通过第三方公司提供座机和手机号码,这样也是为了让研究能更充分代表全美不同地区、不同年龄、性别和种族差异。

 

我再简要说明美国减排政策在调查中的分类,一共四类:消费激励措施(对于减少化石能源使用、低碳生活的奖励)、碳定价(碳税和排放权交易)、调控政策(比如要求制造商提高产品能效)、税收激励(税收减免鼓励制造商制造更高能效的产品)。我之后将会对这些政策的受民众欢迎的情况以及其中的碳定价相关调查结果进行解读。

 

Zhao: 报告列举了很多公众认知的前后对比,包括过去十几年的对比,佳乔你能简单列举几个有意思的对比吗?

 

LIN: 好的,我首先说一下报告呈现的方式吧。它是将各种减排政策按照受欢迎程度进行排序,最受欢迎、比较受欢迎和最不受欢迎这三个类别。在最受欢迎政策类别里,包括电力系统应容纳更多可再生能源,以及提高产品能效这两个子类别,主要提到的政策是跟税收优惠相关,这两个子类别在2020年分别得到了83%和71%的支持率。趋势的话以可再生能源为例,从06年开始有这个类别的调查之后,经历了07-09年的支持顶峰(接近90%),以及12年的支持低谷(75%之下)。这也是所有减排政策中起伏最大的一个类别,其实也跟两党执政有一定关系的。

 

ZHAO:据我们了解,在奥巴马执政,主张可再生能源,但是太阳能的发展在美国也是受到了一些波折,民众看到一些这样的发展,也会影响公众舆论调查。

 

LIN:但是目前有新冠疫情的影响,支持率还是恢复到83%。在比较受欢迎的类别里,主要是碳定价和碳捕获。我会多说一下碳定价,碳定价的两大机制碳税和碳排放权交易,在2020年都得到了60%多一点的支持比例;比较有趣的是,对于碳税,当民众被问到税收收入可以分红给你,不同数量的分红金额并没有显著增加对于碳税的支持率。

 

ZHAO:所以对民众来说,分红的多少并不是决定支持碳税的关键因素。

 

LIN:它其实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碳税的设计还是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民众其实不太在意税收上那收到多少分红,这个不是在设计碳税机制上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我来讲一下碳定价背后的原因。

碳定价获得比较高的支持率,反映了美国民众对于碳定价了解的深入程度,这可能跟美国经济学家大都认为碳定价在控排方面具有更高成本收益的优势,同时媒体报道覆盖较多有关系,这样民众会对这个议题更了解一些,另外这么高的支持率也可能是由于民众会觉得反正是企业承担减排责任,跟我个人关系不大。所以最不受欢迎的类别就有是跟个人燃油和电力消费税有关的,支持率最低,仅有28%,但是趋势是逐渐上升的,这可能也体现出民众更有意愿通过自身行动来减少排放。

 

ZHAO:在碳定价方面,民众支持率相对高的一个原因,因为是企业承担减排责任和个人关系不大,从表面上来看,碳税虽是企业承担,但是价格的传递和成本的上涨还是体现在产品身上,归根结底,还是消费者买单的。所以,一般民众更在乎碳税导致产品直接的价格上涨,例如汽油,而其他的产品有时不能展示碳税的影响,所以消费习惯和消费理念的差别会影响公众对某一种减排政策的支持程度。

 

LIN:另外,碳定价其实在美国讨论地也比较多,但是在美国联邦政府的层面以及大多数的州,都没有碳定价政策的存在,只存在少数的“绿色”州,例如加州。但是考虑到这个调查覆盖全国,所以有些民众没有实际接触到自己的账单体现碳成本,这也是影响支持碳定价政策背后的原因。

除此之外,核电的相关税收优惠被调查者认为是不受欢迎的,2020年支持率仅为37%,在2009年曾经达到了54%的支持率,这种变化的影响因素较多了,比如说媒体宣传、两党气候政策差异、以及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赵昂,你觉得读完报告之后,呈现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呢?

 

ZHAO:好的,美国民众对于全球变暖的认知在2020年已接近自1997年调查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慢慢上升,没有戏剧化地起落,由此,看到美国公众对于一些涉及国家重要的政治经济或者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认知,从过去20年来看,是具有相当的一致性和稳定性。报告的调查者,也发现和回应,一些在研究公众舆论和意见方面的理论:公众的观点相对理性,并没有随着短期一些社会动荡和事件产生巨大的变化。这次的新冠疫情和目前经济的社会冲击,也被报告调查者验证民众对气候变化认知是否有一个大的变化。最后的结论之一是,没有巨大的影响变化出现在调查中。说明公众认知还是相当稳定。

另外,在调研当中比较关注的方面有:大多数美国人关心的政治问题和相应的回应,不同的党派之间气候政策的分歧,决策者又是如何参考公众的观点,把公众的观点放在一个怎样的位置。尽管大多数的美国人认为在气候变化政策方面,“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但是究竟应该怎样做,究竟联邦政府、地方政府、国际社会还有商业领域,个人应该扮演孰轻孰重的角色。在这份调研当中,美国没有一致性的意见。另外一个重要的发现,美国人相信他们对气候变化的了解更多,这和科研不断的进展,媒体不断的分享,每年召开的气候变化的谈判大会,各类人群的工作有关。和之前相比,更多的美国人,气候变化问题变得对他们极其重要。最近美国西部的森林大火,给数万民众造成直接的生活影响,这会直接影响他们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关于气候变化的行动方面,在过去的两年,对气候变化的关心在下降,但是调查提到,虽然2020经济下滑和疫情的影响,气候变化或是环境保护的关心并没有下降,在公共政策排列优先顺序的时候,新的社会动荡或者是冲击事件,并没有影响公众对重要的长期的公共政策问题(气候变化应对认知)发生根本变化。

最后一点谈到,气候变化科学研究者的观点是怎样影响公众的观点,从2012——2018年,再到2018——2020年来看,气候变化科学家与民众的观点没有直接的相关性,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研究专业人士对议题的看法传递到普通公众,不仅需要时间,也需要成本,因为气候变化学科是一门新的复杂的多样的综合学科,所以对普通公众了解气候变化学科的新发展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LIN:是的,以上这些结果可以帮助舆论学者更好地了解美国公众,也可以帮助美国人更好地了解自己。 我们也希望这一证据有助于在引导美国迈向未来时,使决策者了解美国的公众舆论。

其实政策决策者,做一个非常完善的决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决策者如何解读公众意见和观点也不简单。公共政策的决策流程和环节很复杂,美国的政治制度设计也决定了决策的复杂性。赵昂,也在你提及的几个主要结论中,你能否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从民众观点到政策决策究竟有多复杂?

 

ZHAO:尽管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应该为气候变化做点什么,并且越来越紧急,越来越重要——无论是由联邦政府、世界领导人、企业还是个人来做——但如何做就是一个难解决的问题。所有利益相关人: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每一个人都可以扮演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的角色。由于美国多元的政治体制,民主党派和共和党派会有不同意见。民主党派提议联邦政府要担任重要的角色,而共和党派认为地方政府和企业需要承担更多责任。这些不同的声音影响了气候变化政策实施,尤其到了大选的年份。

美国总统选举年总是公共政策激烈争论的时间,对于不希望有大政府的共和党来说,他们非常乐意看到加州,纽约州或是500强企业,社区,个人,做一些自下而上的行动,可能出现的结果是,美国社会整体减排,但是实现的过程是自主的多样的,不是联邦政府主导自上而下的减排行动。这也解释了联邦政府陷入失望的局面背后的原因。

通过大选年,这份报告似乎也想借反应公众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认知变化来促进两党候选人气候政策决策的交流和辩论。总统参选人Joe Biden 和 Donald Trump的气候政策立场是非常对立的。2017年,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就遭到多方批评。过去四年以来联邦政府在环境政策方面致力于放松监管,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已经完成监管放松的已经超过60项环境相关的政策,还有30多项正在进行中。截至目前,特朗普的竞选网站上并未制定清晰的气候计划政策。与特朗普不同,拜登决定通过重回《巴黎协定》来减少气体排放,并提出了一项1.7万亿美元的“清洁能源革命”计划,希望在2050年前实现美国100%使用清洁能源和零排放的目标,并强调积极气候变化会带来新的就业机会。这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总体的目标框架是一致的

 

LIN:是的,两位总统参选人在面对气候能源政策几乎持有相反的政治立场,这可能会成为影响民选投票的因素。这份调查结果也显示出,超过80%的美国人表达,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单纯依赖政治决策者,而需要个人、企业、美国和国际政府,社会多层面的行动。表明受访的美国人认为他们比过去更了解气候环境这个问题,更确定自己的观点,认为全球变暖对他们个人来说极其重要,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和采取行动的认可在上升。在音频的最后,赵昂你还需要一些什么补充的吗?

 

ZHAO: 我最后说一下,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模式与经验。2018年和2019年,两次联合国气候峰会都在美国召开,关于美国地方政府、企业等的气候变化减缓自愿行动。都在美国召开,第一次在加州的旧金山市,第二次在纽约州的纽约市,因为美国决策的可能性和空间,美国地方政府和企业其实都在坚持履行《巴黎协定》,除了上述两个代表州。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我们了解到舆论认证和行动政策的落实是有很多通道,也有很多争论,这样也理解美国气候政策的行动。

 

LIN: 好的,这期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变化报告解读就到这里了,如果你有疑问或者对这份报告感兴趣,可以留言或与我们取得联系。如果你喜欢本期内容,欢迎点赞、分享并且订阅我们的报告解读栏目。对原文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点击音频介绍中的原文链接。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