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绿色金融: 中国银行业的新兴挑战
REEI 2020/09/21

点击收听报告解读系列音频


YT:大家好,欢迎收听磐之石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变化报告解读第十期,我是磐之石的袁雅婷。

 

YL: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叶露,今天由我们两个为大家解读的报告是由气候政策倡议(CPI)智库编写,联合英国国际气候基金(UKPACT)和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共同提供支持,在今年8月份发布的一篇报告,报告的名字是:绿色银行业在中国——以中国工商银行为焦点的新兴趋势这份报告主要概述了中国绿色银行业务的发展,明确绿色银行主要政策和实践,迄今为止的成果以及进一步扩展的障碍。这报告也以商业银行为管理示例,介绍绿色银行的实际开发。讲到这里,雅婷,你能不能为大家介绍编写这份报告的气候政策倡议的机构吗?

 

YT:气候政策倡议智库是在2009年创立的,它是一个在金融和政策方面具有深厚专业知识的分析和咨询组织,主要是帮助政府、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推动经济绿色增长。讲了这么多,叶露,为大家介绍绿色金融在中国的发展吧。

 

YL:好的,在1995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贯彻信贷政策与加强环境保护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这是国内首个关于绿色金融的政策,随后在2012年颁布了绿色信贷指南,在2013启动绿色信贷体系,直到2015年之后,银行绿色金融政策才迅速扩展。雅婷你为大家具体讲解绿色信贷体系的关键特征吧!

 

YT:中国绿色信贷统计系统是绿色信贷政策的一个重要特征。由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的定义的13类绿色贷款。最突出的两个绿色贷款项目为:一个是节能环保为核心的项目和服务,包括节能建筑和绿色建筑,另一个是制造生产节能产品,新能源产品和新能源汽车的项目。申请绿色信贷项目的报告和绿色信贷表现数据,以及不良贷款率,共同支撑绿色信贷统计系统。这一统计体系是中国绿色信贷政策的一个独特和创新的特点。

 

YL:对的,自从《2016年建立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方针》发布后,绿色信贷政策在多个部委和监管机构中迅速扩张,包括通过货币政策、长期和中期贷款工具以及通过宏观审慎评估,提供直接金融激励。雅婷你可以具体跟我们讲讲这些政策吗?

 

YT 2018年以来,银行的绿色表现被纳入了中国人民银行公共收益管理,宏观审慎评估的一个因素。绿色信贷政策执行包括定量和定性两种方式,这是宏观审慎评估框架的七个领域之一。它包括80%的定量变量,如绿色贷款比例,20%的定性指标,例如银行是否发行绿色债券。这一措施将为绿色贷款余额较多和绿色债券发行较多的银行提供较低的资本准备金要求,当然也是基于中国绿色和非绿色贷款不良贷款率统计,但在政策上来说起到了一定金融激励的作用。报告除了提到政策的金融激励,也说到了银行绿色贷款工具。

 

YL:针对银行绿色贷款工具,中国各银行使用的绿色金融工具范围广泛,近年来增长迅速。虽然没有全面的统计数据显示每种工具的比例,但值得注意的是,它们的多样性再增加,跨越了专业工具、抵押方法、资产支持证券和国际绿色信贷额度,如可再生能源贷款,能效贷款,第二,使得环境信用,排污许可和碳资产金融化。最后是和各个国际机构加紧合作,发展国际绿色信贷额度。这凸显了绿色银行业如何超越绿色贷款,并进一步支持绿色债券市场和国际绿色金融合作的。

 

YT:说了这么多,我们来主要看一下,绿色信贷的金融业绩吧。2018年底,绿色贷款不良贷款率为0.42%,总体信贷不良贷款率为1.83%,绿色贷款的风险低于其他贷款。许多绿色贷款都是用于基础设施项目,例如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清洁水和饮用水项目,提高运输系统能源效率项目等。这些项目已经被认为是一种相对稳定的资产类别。然而,由于没有公布更详细的统计数据,因此不可能控制其他变量对不良贷款率的影响,比如国有企业的债务人、接受公共担保的项目,或者对补贴力度很大的部门的贷款。尽管如此,鉴于绿色贷款在6年期间占市场的10%,总体证据是有力的。考虑绿色不良贷款率和绿色贷款6年期间的市场份额,可以用来证明,授权管理风险和维持金融稳定的金融体系监管机构在金融体系治理中纳入绿色因素是合理的。

 

YL:从趋势上来说,预计对绿色产业的投资需求将继续扩大,绿色信贷趋势将随着金融体系整体的发展而持续增长,报告提到绿色金融又遇到哪些阻碍呢?

 

YT:主要障碍来自治理,政策,和经济环境三个方面的阻碍。在治理的层面上,主要的障碍来源于风险建模和管理的不足。在政策上,当前直接财政激励还不足以向银行发出明确的信号,很难同时增加并推动此类企业实现绿色转型的投资;环境方面,目前对高碳排放项目的惩罚因素过于有限,不足以激励绿色信贷。

 

YL:是的,你刚刚提到高碳排放项目惩罚因素比较有限,具体来说在碳交易市场购买碳抵消超出配额的碳排放量,但各个碳交易市场成交价格不均衡,根据2019年碳交易价格,北京平均碳价是RMB83.27/ton,重庆的碳价是RMB6.91/ton。远低于欧盟碳市场203元每吨二氧化碳的碳价,因此,中国碳交易市场因素不会对高排放项目产生强烈的约束作用。另外对于当前的经济环境,绿色项目往往投资成本高、周期长、利率低,尽管分析表明,劳动密集型,污染严重的制造加工业,这些传统经济产业投资的风险越来越大,总体回报也越来越低,银行还是偏向在短期内从中获得更大的利润。

 

YT:那我们接下来,以中国工商银行的绿色金融做案例分析,更好向大家解释绿色融资活动是如何发展的,以及中国工商银行与绿色资本市场日益密切的接触是如何影响其投资组合的。叶露我们先来介绍工商银行在绿色金融的贡献吧。

 

YL:中国工商银行是中国绿色金融的最大贡献者。在2007年,工商银行成为国内第一家实施绿色信贷政策的商业银行,为绿色贷款的扩张打开了大门。2014年又成为首家加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FI)的中国银行,并签署了《关于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声明书》,有助于中国金融机构参与可持续金融领域国际规则制定。并且在2019年,中国工商银行的绿色贷款余额为13508亿元,占总贷款的8%,并且中国工商银行越来越多地采用绿色政策和贷款做法,加快整个银行业采用绿色做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为更多中国金融机构树立了榜样。

 

YT:除此之外,工行一直致力于扩大绿色投资组合,已经发行了3.7亿美元绿色贷款,并且在2019年发行了首只以人民币计价的绿色一带一路债券,总额为22亿美元。该债券将用于支持中国国内省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绿色融资活动。而且大部分绿色债券的收益用于一带一路项目,例如“一带一路”沿线清洁交通、陆上可再生能源发电和海上风电等绿色项目。

但目前国内不同地区市场对绿色债券的标准不够统一,与国际的绿色融资标准接轨比较困难,部分的金融产品对标的绿色金融标准离完整体系依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因此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无法进一步开放,阻碍绿色债券互联互通和跨境资本流动。其次国内绿色金融市场分配不均衡,以及缺乏专业技术支持,也是绿色金融发展的明显阻碍。有没有明显的数据体现绿色金融的地位呢?。

 

YL:从事实数据来看,化石燃料融资活动仍占工行总融资14%,其规模位列全世界18名,目前为止,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绿色金融做法大幅度减少工行的的化石燃料融资,然而如果不考虑化石燃料融资活动背景,绿色融资成就对工行整体负债表的影响微乎其微。

 

YT:最后总结一下,中国的银行在促进脱碳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不仅对中国经济,而且对全球经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处于绿色银行政策创新的前沿,中国各银行正在使用范围广泛的绿色信贷工具,显示出越来越多的多样性,涵盖了专业工具、抵押方法、资产支持证券和国际绿色信贷额度。工商银行的案例研究表明,中国开发银行,平安银行,华夏银行都已经开始发展绿色金融,既是为了应对监管压力,也是为了寻求新的金融机会。那绿色金融还发挥这什么其他的作用吗?

 

YL:在国家努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绿色金融是既可以结合金融发展和环境保护的一种新型经济趋势,是推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工具。考虑到中国经济面临严重压力,创新和继续在绿色银行业保持领导地位的雄心尤其重要,即使国际贸易大幅度萎缩以及2019新冠疫情的影响,优先发展绿色银行业依然是应对全球气候风险变化和推动产业绿色转型的重要一步。

再这篇报告的不足,并没有提到绿色银行业的实际操作,还有遗漏的点是 在绿色金融的趋势下,银行业获得哪些实际的积极影响,从而做出哪些低碳减排的金融决策,并且帮助完成了哪些低碳减排的目标。    

YT:那这期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变化报告解读就到这里了,如果你有疑问或者对这份报告感兴趣,可以留言或与我们取得联系。如果你喜欢本期内容,欢迎点赞、分享并且订阅我们的报告解读栏目。对原文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点击音频介绍中的原文链接。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