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新冠疫情之下,全球煤电行业陷入盈利困局
REEI 2020/04/29

点击收听报告解读系列音频


大家好,欢迎收听磐之石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变化报告解读的第二期,今天为你解读的报告是由一家英国独立智库——Carbon Tracker)碳追踪——在今年4月初发布的一份关于疫情期间全球燃煤电厂盈利情况的报告,全称是《政治决策与经济现实:新冠疫情之下,煤电行业运营现金流情况》。从今年年初开始,新冠疫情不仅引起了全球的经济下滑,而且也造成了能源市场的动荡(比如说全球各地的天然气价格都正处于十年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为负值,欧盟碳价也从24欧元每吨的高价跌至今年3月的15欧元每吨的低价)。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各国经济活动放缓,全球范围内的电力需求都呈现了显著下滑的趋势。而在此期间,我国能源局在2月末发布了《2023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通知》,其中放宽了对新建煤电项目审批的风险预警。基于这样的背景下,Carbon Tracker对当下以及规划中的燃煤电厂的经济性展开了研究,这也为各国政府以及投资者未来是否继续投资煤电项目提供了参考依据。对原文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点击音频介绍中的原文链接。

Carbon Tracker碳追踪是一家来自英国的非营利金融智库,是由英美多家慈善基金会资助。他们是由金融、能源和法律专家团队组成,主要致力于推动资本市场与气候变化政策议程的同步发展,希望通过结合气候现实与资本市场活动,来促成有利于气候安全的全球能源市场。

还是说回这份报告,这份报告是该智库电力及公共事业(Power & Utilities)团队编制的,报告作者是团队的联合负责人Matt Gray和Sriya Sundaresan。Matt是一名碳与能源领域的专家,在加入碳追踪之前,他曾是美国一家投资银行(Jefferies)负责欧洲碳与电力研究的分析师,他还曾在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担任顾问分析师一职。Sriya是电力和公共事业团队的高级分析师,她在加入碳追踪之前,曾在纽约的摩根士丹利(国际大型投行)的商品交易部门工作了四年,她所在的团队负责开发美国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太阳能项目并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她还在华盛顿分公司从事了两年的环境咨询工作。

这份报告其实是碳追踪今年发布的《有序结束煤炭发电》2020系列报告(Powering Down Coal 2020 series)的第二篇。这个系列报告一共有三篇,第一篇报告的题目是《5000亿美元的损失:投资燃煤发电,抑制可再生能源所带来的经济影响》(How to waste over half a trillion dollars: The 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deflationary renewable energy for coal power investments),分析了全球煤电的相对竞争力(也就是与可再生能源相比,煤电厂的运营成本和投资成本是否更便宜,更具有竞争力),而今天要解读的这篇报告分析了煤电的绝对竞争力(煤电厂本身的运营现金流量情况,是盈利运营还是亏损运营)。

一、研究方法

好了,下面我们进入正题,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份报告所运用到的研究方法。这份报告主要研究的是燃煤电厂的运营现金流量情况,那么运营现金流量又是如何定义的呢。这份报告中的运营现金流量是指市场内(批发电力市场)和市场外(例如产能市场)资源产生的收入减去燃煤电厂的运营成本。运营成本包括燃料成本(采购、运输和准备煤炭的成本)、碳价成本、可变运维成本和固定运维成本。将这个燃煤电厂的运营现金流定义设置到碳追踪自己建立的全球煤电经济模型(Global Coal Power Economics Model, GCPEM)中,然后通过模型模拟得出燃煤电厂的运营现金流情况。

GCPEM是一个专用的技术经济模拟模型,用于跟踪全球约95%的运营中、在建的或规划中的煤电产能,并且每季度会更新一次数据。目前碳追踪已经将全球煤电经济模型的数据和分析结果对大众公开,有兴趣的听众可以点击音频文稿中的链接进行访问,了解我国以及其他国家各个燃煤电厂的运营情况与《巴黎协定》中的温控目标是否一致的评估结果。

二、报告中的三个要点解读

研究方法也了解了,下面解读这份报告中与我国煤电相关的三个要点。首先,本次疫情对于今年燃煤电厂的经济性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该报告做出的判断是应该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因为最主要的影响变量是动力煤(用于发电的煤)的价格。那根据报告的分析,每吨一美元的价格浮动,会造成每兆瓦时0.4美元这样的一个现金流变化。报告也提到动力煤的价格不会像其他能源与商品市场那样下降的特别夸张。因为在疫情之前,动力煤在整个2019年就已经呈现出稳步下降的趋势。虽然在疫情爆发之后的2月和3月,其他市场受得影响比较大,比如说原油,但是动力煤市场却并没有非常大的波动,主要原因就是市场存在一个预期,那就是中国在未来对动力煤的需求还会持续的增加。

第二点是中国现在放松对煤电建设的管控,未来将难以走出越建越亏损的循环。在2019年中国煤电平均装机利用率也叫容量因子(capacity factor)是48%,根据该研究显示,有61%的在建和计划的煤电厂建起来也会是不会盈利。他们也进而给出了一个结论就是: 在明知道还亏损的这种前提下,这些电厂还是要建,为什么? 他们的一个推论就是建设火电厂的时候,在投资决定以及能源规划上,政府都密切的参与,那未来电厂的盈利性就没那么重要,大体上可以理解为是一个政治决策。所以我也不禁要问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驱使政府明知道亏损还要再继续建新的燃煤电厂呢?也欢迎听众留言表达自己看法。下一期节目我们也会和作者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最后一点就是这份报告关于未来中国退出煤电的看法。随着中国的电力市场改革的深化,以及全国碳市场的运行。他们认为那些是效率低下的煤电产能将会被逐渐淘汰。当然这个要考虑到,未来风电跟太阳能发电成本的降低以及煤炭生产的运行成本的增加。

三、全球燃煤电厂的盈利情况

这份报告在最后还用图表分别介绍了全球主要电力市场下的燃煤电厂的盈利情况,这里我想跟你分享全球四大煤电地区的盈利情况,他们分别是中国、印度、美国和欧盟。

Ø  中国全国现有982吉瓦燃煤发电厂中,59%在亏损运营,另有206吉瓦在建,但其中61%在投运之初就会产生负现金流量。与新型可再生能源相比,中国已有71%的煤电厂运营成本较高。

Ø  印度的电力市场受管制,现有222吉瓦燃煤发电厂中,2%在负债运营,另有66吉瓦在建,但其中23%将在投运时产生负现金流。目前,印度已有51%的煤电厂的发电成本高于新型可再生能源。

Ø  在美国,2/3的煤炭发电厂受管制,现有22%的煤电厂在负债运营,并无新建燃煤电厂的计划。目前,已有47%的煤电厂的发电成本高于新型可再生能源。

Ø  欧洲大部分煤电厂受管制,现有62%的煤电厂(146吉瓦)在亏损运营;8吉瓦新建煤电厂中,将有一半在投运时产生负现金流。欧洲目前已有96%的煤电厂的发电成本高于新型可再生能源。

总的来说就是,全球主要的燃煤发电地区正在运营和在建的煤电厂都出现或将出现负债运营的情况。相比之下,中国和欧盟的情况更为严重,两个地区一半以上的正在运营的煤电厂都在亏损运营。欧洲目前已有两个国家(比利时和奥地利)宣布正式退出燃煤发电,其他欧洲经济大国如法国、英国和意大利预计在2025年前不再使用煤炭发电,德国之前宣布将在2038年之前关闭最后一座燃煤电厂。而我国能源局在今年2月末发布的《2023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通知》中放宽了对新建煤电项目审批的风险预警,这表明我国政府正准备放松煤电投资监管。如果我国和其他国家为应对疫情而扩大产能刺激经济,在煤电厂已经负债运营的背景下,政府还放松电力市场监管,这将导致在未来几十年里会产生更多的煤炭搁浅资产。

四、报告中提出的政策建议

这个问题也是这份报告中最想给全球各国政府以及煤电投资者发出的警示,那在这期海外智库报告解读的最后,我想跟你分享这份报告中给政府和投资者的两点建议。

第一条是给中国政策制定者的,建议中国的“十四五”规划和新冠疫情经济刺激的一揽子计划必须避免更多的煤电产能过剩。在解读报告要点中我提到,疫情不会对燃煤电厂的相关利益有太大的影响,但是由于疫情爆发引起的经济下滑,导致我国对于煤电投资的监管放松。而目前我国一半以上的煤电厂正处于亏损状态,而且61%的在建和计划的煤电厂在投运时也不会盈利。因此,报告建议我国可以采取更具独立性和可持续性的资源来促进经济增长,例如投资可再生能源和蓄电池储能。

第二点是建议其他各国政府和投资者取消投资高成本的煤电项目。政府和投资者建设新的燃煤电厂可能会血本无归,因为通常情况下,煤电厂需要15至20年才能收回成本。政府应该避开煤电投资,放开电力市场,向煤电项目开发商释放负投资信号,确保消费者享受低成本能源。

最后我总结一下本期解读,在目前燃煤电厂负债运营的情况下,政府补助新建燃煤电厂并支持现有发电厂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与煤电相比,现在可再生能源(风能或太阳能)发电成本已经比较低了,政府应该制定疫情之后的绿色经济复苏计划,例如鼓励关闭燃煤发电厂以及鼓励低成本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发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