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Vol 12 . Fit for 55一揽子计划下,碳边境调整的诞生与影响
REEI 2021/07/26

《能源评论2021》系类音频节目


林佳乔:
大家好,欢迎收听磐之石能源评论节目,我是磐之石的林佳乔。


赵昂: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赵昂,非常高兴再一次在这样的评论节目当中与大家见面。


林佳乔:
上期节目我们讨论了关于低排放交通的一个话题,我们是以上海为例,去聊了交通的出行现状是什么样的,而且在上海的话,电动汽车未来的发展情况,还有就是消费者的行为改变这样一系列的话题。那本期节目我们将聚焦到欧盟上周最新出台的一个一揽子气候草案,这个草案叫Fit for 55。


赵昂:
对,这个我想是近期在全球气候政策或者气候治理当中最大的一个热点话题了。欧盟在公布一揽子计划的主要的信息是说,它提高了到2030年欧盟整体碳减排的一个目标,从原来的减排50%,在1990年的基础上提高到减排55%,那相应这样的一个目标呢也还有很多支持的政策措施,其中被关注最多的莫过于碳边境调整机制了,因为它的影响可谓是全球性的,所以我们在上周的欧盟的草案公布之后,也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是欧盟新提案出炉、碳关税实施框架逐渐明朗,如果有兴趣的听众也可以点击我们的网站或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去阅读这篇文章。


林佳乔:
所以欧盟层面的气侯提案叫Fit for 55,那这个名字其实就是来自于从原来的2030年减排50%~55%,然后怎么去实现这样的一个更有雄心的目标,所以它叫Fit for 55。那今天我们的节目将主要谈在Fit for 55当中,最受关注应该是碳边境调整机制,所以我们就想聊一下,第一的话就是欧盟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推出边境调整机制,另外的话就是这个政策对中国的出口影响到底有多大。所以我想先问一下赵昂,就是你怎么去看欧盟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个时间点,发布这样的一个气候政策工具呢?


赵昂:
关于这样的一个时间点,我分两个方面来说。第一个方面的话,我觉得是跟即将在英国的格拉斯哥召开的全球气候变化谈判大会第26次大会有关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次大会是面向未来10年履行巴黎协定、真正实现到30年全球碳排放减排能减半的这样一个目标,是非常关键的年份。所以一般来讲,在这个会议开始之前,各国都在努力的去更新自己的减排承诺,那作为应对气候变化最积极的欧盟来讲,他选择这个时间点去更新自己的减排承诺,等于说是目前在全球来讲是最有勇气的一个承诺。在我来看的话是要增加各国参与气候变化谈判各国的政治意愿,各国也能够在谈判之前更新各自的巴黎协定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第二点的话我想也是跟欧盟一贯以来,在气候变化政策方面一直在讨论的一个问题有关,就是温室气体排放是一个全球的公共品,作为一种影响人类生存的一种污染气体的话,我们可以这样说,它是全球影响的,但是它排放的地方和排放的条件和排放的强度,由于各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能源结构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欧盟会一直有这样一个困惑,就是说如果说在欧盟内一直加强我的温室气体减排的努力,我的经济变得逐渐的更加低碳,但是我欧盟之外的经济体,如果他们不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更匹配的或者更积极的努力的话,可能他们的排放反而还继续增加。那对于全球减排来讲,我的减少和对方其他地方的增加就会变成我的努力被抵消了,而并不能够真正地应对全球温室气体上升带来的这种可能的灾难性影响,所以这就所谓的碳泄漏一直是他们很纠结的地方。尤其在最近从2019年他们承诺到2030年 温室气体减排减半,然后到2050年他达到碳中和这样的一个加速度的这样的一个承诺以来,我们看到关于碳泄漏的政策的这种措施,在欧盟内有一个特别快速的跟进的讨论。所以我看这次在这样的节点颁布这样的政策草案,虽然它还有待于经过欧洲内部的决策机制的通过,但是大概率是不会有问题的,而且他也列出了实施的时间表,最终的正式全面推开是到2026年。那么这样一个时间点我觉得可以看出来,欧盟是要下决心通过他自身的这种经济的杠杆的这种影响力,因为他是要对进口商品进行类似于课税的这样的一个政策措施,来加大其他国家跟欧盟在一起应对气候变化的这种同步性。我觉得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是可以看出来欧盟推出这样的一个政策也是有它的内在逻辑,并不存在说是一个突然的现象,而是前期又做了很多年的研究,基于很多的文献综述和政策的模拟,在这个时间点最后给出了。我想这也是两个可以说我们理解他现在推出的一个基本背景吧。


林佳乔:
碳边境调整机制它覆盖的这些行业,我知道是工业行业,那几大行业,但是这些行业它目前的一个情况是什么样的?比如说它的排放,还有进出口的占比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赵昂:
对,这个也是一个基础信息,我们看到就是说它覆盖的行业目前来讲,包括工业领域的4个领域和电力。那工业领域包括钢铁,包括水泥、包括化肥、包括炼铝,欧盟也有进口这些产品的,也有出口这些产品的。那么这些行业所占的排放呢其实要覆盖到碳边境调整机制的话,比如说钢铁它可能会涉及到大概有1.6亿吨它对应的排放要会放在碳边境机制的约束下,水泥的话要涉及到1.2亿吨,相对来讲化肥和冶炼铝的话的量级就会降到千万吨级的。所以可以看出来这几个行业的涵盖,总体来讲占到工业排放的50%以上,对于整个全欧盟内排放来讲的话,我们看到他这个草案里面有一些数据显示,它是大概占到13%,那么欧盟其实在这几个领域的进出口的情况也很有意思,这边是大概看到在2019年的数据,欧盟在水泥行业里面其实出口比进口还多,这一点很有意思,而在钢铁、冶炼铝和化肥领域的话,它的进口也超过出口。那么从价值来讲的话,比如说他的钢铁比较明显的,他的涉及的进出口的额度大概在数百亿欧元,那么刚才我说了钢铁是进口多,所以他大部分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因为进口带来的资金的量,那冶炼铝也是这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欧盟颁布这4个领域也是,一个是基于他的总的排放量的一个绝对值,另外也看到他的这个进出口贸易的一个量,但是欧盟也在评价他整体用这个机制来约束的这些行业,对于整个经济体的影响是怎么样的。比如说他的GDP影响,比如说消费影响、投资影响。


林佳乔:
我观察到的就是比如说拿进出口的价值来讲,用多少亿欧元这样的一个指标来衡量的话,你能看到欧盟进口的很多都是这种未经加工过的,比如说铝、钢铁。然后他出口的话大多数都是已经加工过的所谓的这种合金的铝制品,然后拿铝来说的话,他在进口的话,进口未加工的铝大概是价值大概是61亿欧元这样的一个级别,出口其实也是类似的一个规模,就60亿欧元这样的一个级别。出口的话像我刚才说了都是这种高价值高附加值的这种合金铝产品。


赵昂:
对,这也符合整个欧盟的价值链的定位对吧,他是有把更高能的产品的生产,可能附加值相对比较低的,他以进口的方式来解决,但是附加值高的这种成品的这种,他会自己再出口到别的国家,这个从价值链上来讲是可以理解的。佳乔对于刚才提到的关于这个背景,你有怎么样的一些观察?比如说刚才提到一个是Cop26的谈判,一个是整个他气候变化应对要解决碳泄漏这个问题的一个结果。关于这样的背景,你还有什么样的观察呢?


林佳乔:
我是觉得欧盟其实是在推着全世界往前走,比如说像去年的东亚地区的碳中和、净零排放的目标,其实这个跟欧盟在背后的推动是有很大关系的,我们之前的节目也提到了。那最近的一些极端天气的事情的发生,比如说现在正在进行的郑州的暴雨、德国的洪水,以及北美、俄罗斯极端的干旱天气、炎热天气,其实都能向不光是政策制定者,是向普通民众都展示出来了,这个事情是跟气候变化、全球变暖是相关的。那我们面临的这个危机如果没有一个全球性的行动方案,其实我们面临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所以欧盟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去出台颇具雄心的一个方案的草案,我是对欧盟的这种举动是点赞的。其实另外我想补充的一点就是中国碳市场其实也是在相似的时间点去宣布要正式开始交易的,所以这两个时间点是比较吻合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双方是有商有量的,但是是能感觉到在7月中旬,世界上的两大排放体:碳排放的排放体、温室气体的排放体,那他们都各自出台了一个能影响未来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这样的两个方案,我是觉得这个未来的意义还是蛮大的。


赵昂:
对我也同意,我相信欧盟和中国在贸易投资协定方面,在贸易关系方面,这么多年来的谈判和经贸合作气候变化一定是一个核心之一了。两边的政府我相信是都有很多交流,所以我觉得把7月中旬同时出台这样的一些具有深远意义影响的一些政策或者政策草案,我认为应该不是偶然。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个因素,我们也不得不考虑,就是关于绿色复苏,因为新冠疫情给全世界带来的震荡仍然还在发生,欧盟在审视这样的一个事件的时候,他可能也会觉得这虽然是一个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但是这确实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就是我们必须要复苏,因为经济受到震荡,但复苏的时候是应该以更绿色的方式复苏,把气候目标结合起来复苏,还是说以经济增幅为第一要素、以就业为第一要素,赶快先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而之后再去考虑气候目标、考虑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我想他们选择的是前者。所以在制定这个草案出台的时候,他也在法案里的文字里面特别多的提及说,这也是欧盟一揽子绿色新政也好,绿色复苏计划的重要和有机的组成部分。所以我想在我们讨论背景的时候,也把疫情后的绿色复苏,这样一个非常有紧迫要求,或者是有时间紧迫性的这样的一个战略放在了应对气候变化的考虑当中。


林佳乔:
是的,欧盟的绿色复苏的计划是对经济社会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他其实是想怎么去更快地考虑绿色的发展,然后又能让欧盟快速的复苏。那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话题就是我们刚才聊的就是碳边境调整机制,它是在气候变化议题之下的。那我们下面的话其实就聊一下欧盟最新公布的碳边境调整的方案的草案,关注到底碳边境调整这个法案草案对中国未来的影响是什么样的。那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有必要去看一看,就是目前欧盟的27国他进出口是什么样,尤其是进口,就是从世界各地进口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那其实这个影响报告它是把不同的这些政策选项,就是从baseline 到mix,然后再到 Option4,Option 6,这些选项都摆到了一起,就是看一看哪一个是对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影响,这样的一个对比。那中国的话就是在基准线的情景来看的话呢,对中国的进口来看是大概53亿这样的一个进口量,就欧盟进口中国的产品的价值,在Option 4也就是法案草案提出的46亿欧元这样的一个级别,其实它跟53亿的话差别也不是非常的大。对中国的影响来讲,当然我们不能仅凭这样的一个6亿7亿的一个数字来判断影响有多大了。我们再看看其他的国家吧,其他的国家像影响比较大的应该是俄罗斯吧,俄罗斯的话不同的政策的选项对他的影响其实是非常大的。像在Option 4情况下,欧盟进口俄罗斯的产品大概是72亿这样一个级别,如果是基线的情景是比这个要高很多的,基线情景大概是114亿欧元这样的一个规模,所以我们能看到的话就是欧盟的 Option 4这个选项其实是对比如像俄罗斯中国还有其他各国的影响是蛮大的,因为在进口的价值方面,欧盟的选项其实是让中国或者俄罗斯或其他各国出口到欧盟的产值是降幅最厉害的一个选项,对吧?


赵昂:
对,在选项里面就选择了Option 4的话,我们看不同的区域,就像你刚才说的,中国也好或者是印度也好,这些国家其实在不同的选项下,被机制影响所带来的出口到欧盟的这些产品的价值差别比较小,差别最大的就是俄罗斯,可能这也是目前欧盟想避免碳泄漏的最大的一个考量,因为刚才我们开始的时候也说,过去就是从2018年到2020年,这些行业欧盟的碳强度降低了30%多,而俄罗斯只降低了9%不到10%,这是明显的碳泄漏对吧,而且俄罗斯又是出口这些产品到欧盟最多的国家之一,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那这个机制的出台和执行,想当然的肯定是要约束这种高碳的这种俄罗斯的产品进入欧盟的这种可能性了。


林佳乔:
所以俄罗斯他的反对声音可能还有土耳其,还有乌克兰,他们跟中国一道反对的声音其实是非常大的,因为比如像钢铁跟铝这样的一些行业,他们出口到欧盟的产值是非常高的,对吧?


赵昂:
对,举例来看,钢铁的话,他们的出口都是485万吨,所以是最高的,乌克兰也是。当然这些国家其实在贸易当中这些产品或者是工业品的原材料的这种产品,他的出口占他的整个贸易的额度也是非常高的,这跟中国的结构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出口有很多高附加值的产品,进口也是类似的,所以这样的一个机制想当然的可能你看到反对声音比较多或者质疑声音比较多的也是来自于这些国家。那在钢铁当中,中国出口到欧盟的数量的话大概有150万吨,这个是属于在四大行业里面出口量,从中国来讲到欧盟最多的。那对于冶炼铝的话,铝的出口来讲的话,中国大概有58万吨,所以这两个是相对比较高的。再加上另外两个关于化肥和水泥,你稍微也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中国欧盟贸易的情况,特别是从中国出口到欧盟的情况。


林佳乔:
好的,这两个行业就是化肥跟水泥这两个行业,中国其实出口到欧盟的这个量呢就不是非常高的,像中国的话大概化肥的话大概就是在5000吨每年这样的一个级别,是2019年的数据,那相比较的话,俄罗斯像埃及像阿尔及利亚他们都是非常高的出口比例,俄罗斯的话是250万吨的化肥都要出口到欧盟的。所以5000吨跟250万这样的一个级别,你是能看出来就是俄罗斯其实他是有非常着急的背后的原因的,因为出口量的差别是非常悬殊的,跟中国来相比。另外的话就是水泥也是类似的情况,中国出口到欧盟的水泥的量是很少的,大概就是几千吨不到1万吨这样的一个级别。相比较的话俄罗斯是160万吨,乌克兰的话大概是应该是17万吨这样的一个级别,所以俄罗斯应该是一骑绝尘,他比第二名的大概要高了将近10倍这样的一个规模,比中国的话就高得更多了。


赵昂:
所以在产品品类也不一样,因为刚才也提到像钢铁和铝的话,其实都有一些就等于说进口的材料相对于比较粗一些,然后到了欧盟之后他还要再加工有高附加值的生产流程,然后我们在出口这些产品的一些高附加值的这些成品再到国外,而化肥和水泥的话,更多的是已经直接到使用环节了,它并没有再进入欧盟再进行加工,这种环节就是比钢铁和铝要少很多,所以这也是说为什么这个环节相对来讲跟前两个行业是不太一样的。今天解读这个草案也是因为这个草案它的全球影响和它草案出台的这种比较长期的过程和它做影响评价所带来的更丰富的信息。


林佳乔:
其实能看出来欧盟在这个事情上他是有多用心嘛,当然也能看出来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紧迫的,我之前还跟赵昂聊到说欧盟为什么他会这么积极的去推这样的一个事情,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经济利益的考虑吗?是真正的会觉得说减排对他们非常重要吗?所以这个可能是也想让听众思考的一个问题吧。

赵昂:
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相信欧盟的这一个球踢出来一定是对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有一些触动吧,离 Cop26的会议也就只剩下三个月吧,我们也希望能看到其他的经济体如何回应欧盟的这样的一些政策。我其实在欧盟颁布这个政策之前,我也看到一些新闻,其实美国的立法部门,主要是众议院,他们也在朝你美国如何去采用类似的这种碳税的方式,对于进口商品征收碳税的方式,来去解决所谓碳泄漏也好,或者解决气候议题当中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怎么样去提高所有主要排放国的这种意愿,让大家能够在一个共同的这种努力程度上去一起努力,我觉得我们也真的是希望继续关注这样一个在气候治理方面的核心议题。如果近期美国有这方面的动作的话,我们也希望有机会跟大家来分享我们的观察。


林佳乔:
那本期能源评论节目就到这里了。如果你有任何问题的话,也欢迎你留言,同时也欢迎你点赞,并且转发我们的节目,那我们下期再见咯,拜拜。


赵昂:
我们下期再见,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