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中、韩、美煤电海外借贷收缩如何影响地缘政治和气候政策?
REEI 2021/04/11

点击收听报告解读系列音频


解读:赵昂


透过海外智库之眼,助你走在能源与气候政策认知前沿,欢迎再次来到磐之石能源与气候变化报告解读栏目,我是磐之石的赵昂。我们的解读栏目主要聚焦于海外智库对于能源与气候变化政策的分析与看法,上期节目我们解读了由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贝尔弗中心发布的一份题为《中国的电力交易:提高云南电力市场的环境和经济效率的报告》。那么今天我为大家解读一份来自于韩国的东亚研究所的工作论文,这篇工作论文的题目叫 《Retreat from the Rock: How a Pullback in Coal Lending by China, Korea, and the United States Could Change Geopolitics and the Climate》,中文我们翻译过来是《撤离煤炭:中美韩三国减少煤炭借贷如何改变地缘政治和气候》。作者叫Jeffrey Ball,他是布鲁金斯学会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他的研究领域是能源安全和气候政策,那么他常驻的地方是在斯坦福大学,在Steyer-Taylor中心,是关于能源政策和金融的,他也是斯坦福法学院的一位讲师。

那么这份报告发布的机构是韩国的东亚研究所,他是在韩国首尔的一家独立的智库,他致力于对于本地区(东亚地区)这些面临的比较重要的一些议题,特别是在国际事务,国际安全和治理方面的一些议题。他们致力于发展一些思想和推进一些政策建议,通过开展学术交流论坛和教育项目和各种出版活动,他们来实现刚才所提到的这些目标,来提供对公共政策有影响的一些产品。刚才提到了他有两个主要的项目,一个是外交和安全的项目,一个是治理研究的项目。我想按照以下几个方面来去分享这份论文里面的主要信息,第一个是他阐述的关于撤离煤炭投资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它的背景;第二个的话他也讲了一下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第三个的话基于这样的一些原因和它潜在的一些影响,特别是在地缘政治和气候政策方面,作者也给了一些建议;最后的话我想我结合我们这个机构,我们REEI在这个领域里面所积累的一些研究的经验,来分享一下对于东亚的这三个主要的国家,当然这篇文章里面主要提的是中国、美国和韩国,但是正文当中也有不少内容涉及到日本,所以我想最后在讨论当中,我想特别提一下中国、日本和韩国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比如说30年到40年的时间,在推动能源转型实现碳中和方面,如何脱离煤炭方面有更多的合作,因为这三个国家在全球煤炭消费方面仍然处在一个非常领先的地步,特别是中国和韩国,日本由于核能的减少使用所以煤炭的角色也在增加,但是这三个国家面临去煤的一个重大的压力,特别在碳中和战略方面。

好,我们进入第一个部分关于文章的一些现状的描述。我们看到文章所聚焦的三个国家在撤离煤炭投资也好,或者技术出口也好,他们处于不同的一个情景。我们先说韩国,韩国他有很强的这种国有企业或者大企业的这种技术实力和这种信贷借贷的能力。那么韩国以几个企业为代表,一个是国有的韩国电力公司叫KEPCO,还有他特别著名的三星,还有东山这几个企业,他们在输出煤电技术方面,仍然在韩国扮演重要的角色。另外看中国,中国是在一带一路的这样的战略下和煤电技术更成熟的情况下,也在一些低收入国家,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下,有一些煤电的技术出口和投资,这个领域的投资占比是在相比这个区域的国家是最高的。日本也有类似日本比如说三菱重工,他是主要的一个能源企业,他在投资方面也是有跟韩国的合作。文章中很多的内容在阐述在越南的一个电厂的投资有韩国和日本财团的身影。美国来讲的话,美国比较有意思,那么政府其实没有一个对于能源企业的影响很强的,例如在日本和韩国在中国。那么文章很有意思是借用美国在管理世行和世界国际金融公司方面的影响力,来阐述美国在退出煤炭在发展中国家投资方面的一个角色。我想这个是有一点点多少有点牵强,毕竟世行也好或者是国际金融公司,他是一个国际跨国的这样一个金融安排,所以他应该有很多其他的 Shareholder的影响,所以他更代表的是一个UN或者是国际,更代表的是一个全球的对煤炭在能源市场未来扮演怎样角色的一个角度。当然这里面也提到了美国领头的一家煤电技术出口的公司——通用电气。那么这一点来讲,通用电气在2020年9月份也宣布他们不在投资或者是出口煤电技术到发展中国家,要去面向未来的这种可再生能源或者低碳的能源技术。所以我们看到在过去几年,无论是中国的绿色一带一路,还是韩国、日本,在国内政治经济的这种影响下,他们都在减少对煤炭的出口和投资。美国的话作为发达国家之一,那么这种面临的去煤的压力也依然很大。当然美国本土是因为页岩气的发展使得他的煤炭消耗在大比例的降低。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这几个国家减少对煤炭的技术的出口和投资,都是有国内、国际的背景,当然跟本国的能源体系的构成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下面我想插入一段稍微讲一下这几个国家在能源结构方面所面临的基本情况,我想这个是讨论未来最终看看每个国家如何去面对长期的这种气候应对的战略和实现各自或远或近的碳中和的目标是直接相关的。关于这4个国家一次能源的主要构成,数据主要来自于BP世界能源展望2020或者是国际能源署的数据,如果不是特别说明的话,这边的数据主要来自于这两个来源。那么我们先来看2019年,截止2019年,全世界的一次能源结构其实仍然是以化石能源为主,那么80%的能源需求或能源消费都是由化石能源来完成的。那么电力来讲,发电来讲的话,这个比例稍微低一点,有72%的电力是由化石燃料实现的。化石燃料主要是煤电和天然气发电,当然也有小部分石油发电。这几个国家的话,大的比例是差不太多的,比如说在化石能源,一次能源使用当中,以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为主的化石能源,中国的一次能源比例当中有86%是由这三种能源组成的,最接近的是韩国,是87%,对于美国和日本来讲的话,这个比例稍微低一点,但是也都在80%以上,目前能源转型的压力对于这几个国家来讲依然是巨大的。

中国的话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是煤电其实在中国的比例是最高的,在这三种当中。而在其他三个国家,即使都是80%多的化石能源的比例,但是在一次能源结构当中,占第一位的他们一般是石油,石油是占比最高的。当然美国的话天然气跟石油的比例很接近,当然我们也会看到有意思的现象,刚才我一开始也提到了关于页岩气的这种革命在美国的出现,美国由于页岩气的革命带来了对煤炭的快速替代,而美国也开始大量的出口液化天然气,出口的主要对象也就是这东亚三个国家。所以在过去将近10年的时间,中国、日本、韩国稳居页岩气全球进口国的前三位,第一位是日本,第二位中国,第三位韩国。那么这三个国家大量进口液化天然气,一方面是满足增长的能源需求,特别是中国,另外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煤炭在比例当中增长的速度,所以这一块的话天然气除了弥补净增长的需求以外,同时也有对煤炭的一定替代,所以有观点认为在未来5~10年,中国为代表还会进口更多的天然气,来逐渐替代煤炭。

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来看低碳能源,低碳能源的话主要以核电和可再生能源为主,比如说风电、太阳能和生物质能。我们来看的话,当然也包括水电了。那么核能的话在中国占比一次能源只有2%;那么在韩国要高很多,达到11%;由于日本有核岛危机,所以日本的核电的比例在大幅下降。我看到这样的一个数据是大概在2019年的时候在3.2%,以前的比例非常高;美国的比例的话在核电方面占到大概8%的水平。在水电方面的话,这4个国家的比例也很不一样。中国是8%;日本是3.5%;韩国是非常小的比例;对于美国来讲,他的水电是占比大概是2.6%。对于我们看到最寄予希望来实现能源转型的现代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中国的占比是5%,日本的话是5.9%,韩国只有2%,美国的话大概是6.2%。这样的一个比例可以看出来各个国家在低碳能源方面的发展各有侧重,和每个国家能源之前的结构和经历的一些特殊的事件,比如日本的福岛对核电的影响和本国的一些技术特点都有关系,但是从可再生能源来看的话,加上水电和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中国目前的一次能源可再生比例达到了13%,那么中国计划是到2030年要达到20%这样一个目标。日本的话,水电和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加起来仍然只有10%不到,9.4%;韩国的比例就更低了,韩国的比例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只有2%;美国的话,可再生能源比例由于他风电和太阳能的发展这些年也是有起色,也相当的快,所以他的比例大概是6.2%。这样的一个几个国家的能源结构的背景,可以帮助我们随后去理解在各国退出煤炭技术出口和投资方面,包括在实现可能影响了气候政策方面有怎样的影响或怎样的一个基本情况。

我们回到刚才这篇文章里面提到的对于目前出现的这样一个趋势的原因分析,作者给出了大概三个原因来去讨论,说为什么出现了中国、韩国和美国撤出煤炭的投资和技术出口?第一个原因是关于气候变化带来的对个人生活的影响。当然这个地方作者并没有特别提到,但我相信对于中国来讲,对于韩国来讲,煤炭使用带来的空气污染当然也是非常直接的影响,公众越来越意识到气候变化的严重性,也意识到煤炭燃烧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所以这是一个 背景。第二个背景的话,也跟逐渐成本降低的这种替代的能源有非常大的关系。刚才也特别提到了页岩气对于煤炭的替代在美国是非常明显,当然美国现在出口以后,对于东亚几个国家进口更多的液化天然气,替代本国的煤炭也是有影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风电和太阳能的价格急速的降低,也带来了以前可能认为不太可想象的这种成本之间的巨大差异,现在传统的煤电跟风电、太阳能的差距越来越小,当然在电网系统的这种协调方面,他们之间也还有一些差距,但随着技术的改进和电网调度能力的提升和更多软件提升的话,我想在满足电网的峰谷需求方面,可再能源的略势也会逐渐的缩小。第三个原因的话,我想是跟投资有关系。作者也特别提到了国内的、国际的多边的金融机构和国际的发展援助机构,都在逐渐的设定一个退出煤炭投资的时间表,或缓或急的都营造了一个全球范围内,在能源投资方面对煤炭越来越发出明确信号,就是说这是一个要淘汰的能源。所以基于这三个背景,我们可以看到这三个国家,韩国、美国和中国都在退出,当然退出的情形也是不一样的。这边的话作者也提到了一个影响。这个影响的话一个是跟地缘政治有关,一个是和气候有关。

第一的话因为这三个国家在煤炭技术方面都比较强的实力和领头羊的企业。那么他们在经济增长方面,在保证就业方面,也仍然面临退出煤炭的一些压力,我想这一点是很容易理解的。在所谓地缘政治方面的话,如果说发展中国家对于能源的需求是一个硬需求的话总要有人来满足。那么如果说这些不同的国家在这个方面或进或退的话,那么退出的国家或者是减缓的国家可能会担心给不去做同样行动的国家留下一些空间,让他能够弥补留下的空间,反而对于地缘政治影响也好,或者对于经济发展影响都会有一些有点矛盾性的考量。我想这一点来讲可能无论是韩国还是美国,都会考虑到这一点。我想中国可能在应对这样的一个考虑的时候,也提出了绿色一带一路这样的一个策略,也希望在煤炭技术出口方面也能够提高效率,能够在借贷方面能有更透明的流程或者是管理。当然文章也特别提到了,中国不仅是煤炭技术强的一个国家,也是可再生能源技术有大规模生产,有巨大生产能力的国家,所以中国在这个领域也在大量的输出风电和太阳能的一些技术,包括投资。这也对发展中国家能够享受这两种可再生能源技术成本降低带来的好处,也能够借这个机会能够多样化自己能源系统,也逐渐去降低能源系统的碳强度,所以这个事情也在进展。而在同时的话,由于日本、韩国和美国在过往10~15年,对于风电、太阳能技术发展的这种支持力度,特别从政府的支持力度并不是特别强,尤其是日本和韩国,美国可能在风电方面、太阳能方面还是有很多的除了联邦政府之外,州政府的一些支持。

从我们看到刚才提到的时候地缘的问题,还有一个气候的问题。那么中国是在2020年9月,韩国和日本分别是在2020年10月,国家领导人政府首脑分别的向外公布各自在未来长期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中国是要在2060年之前,日本和韩国是要到2050年去实现碳排放的碳中和目标(净零的排放目标),这个大的战略其实跟当下煤炭产业的煤炭出口和融资有呼应也有矛盾。举例来讲的话,比如说韩国的KEPCO,韩国电力公司,他仍然在政府公布目标前后,仍然投资去购买了越南的一个大型煤电发电厂的他的权益,从香港的一个传统电力公司里面去购买。那么作为一家国有的电力公司,这个举动也受到了韩国国内很多利益相关人群的批评。那么在这个项目当中,日本的财团和日本的企业也有身影,但是我想这是一个可以理解的现象,因为毕竟企业的有一些决策他是比较微观的,也是在计划当中。政府的一个战略公布总会在一个比较不太确定的时间点,那有可能这个点公布之后,带来的是对于企业未来投资和未来技术出口的影响。而对于已经在计划当中的项目,我想应该是不太可能带来直接的影响,否则的话可能企业也没有办法承担如此政府干预的这种意外的成本和后果。

好,关于气候影响方面,我觉得刚才提到了中国、韩国和日本三国在去年9、10月份分别有重大的这种战略承诺。那么对于美国来讲,新总统拜登他在自己的竞选当中,包括当选总统之后,也在气候政策应对方面有很多积极的举动。我们在之前的一些解读节目当中也特别提到,拜登政府是希望面对多重危机下的美国的这种困境,希望在投资方面增加更多的投资,应对美国基础设施的老旧和这种经济发展带来的这种收入不均等和弱势群体和低收入人群的这种更强大的经济压力和困境,以及通过应对气候变化增加绿色和可再生能源投资,来带动经济上的问题和带动脱离疫情的负面影响。虽然没有正式承诺,但是也是照着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来去设定和迈进的。我想在这一点来讲的话,退出煤炭,那么这些国家都有这样的承诺,或者是可能会在短期公布这样的承诺,那么他们应该是有怎样的挑战呢?我想从刚才分享的能源结构来看,无论是全球的平均,还是这几个国家,仍然是化石能源占巨大的比例。那么要在未来30年对于三个发达经济体,对于中国来讲,未来40年去实现碳中和这个困难和压力一定是比较大的。当然虽然我们有比较长的时间可以去展开,但是这些国家要去面临本国仍然较强的化石能源比例的减少的问题,一定会聚焦在可再生能源,聚焦在能源结构的调整和聚焦在这种像发达地区的这种以对石油的严重依赖的这种基本能源和经济结构转变当中,所以在提出的政策建议当中,作者也特别提到了有几个想法,特别两个想法。

第一个的话他要提到各国依然要转变投资方向,不仅是说要加大对于在海外投资,发展中国家投资,减少对煤炭的投资这样的一个决定以外,还要在国内的投资方面也要去转变,转变到去对于更加低碳的这种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这样的话带动本国的这种减碳的过程,也必然会将这样的一个成绩带到国外去有更多的正面的影响,这是一个投资方向的更深度的更大范围的转变。第二个的话是关于未来能源技术的这种传播也好,或者是竞争也好,目前至少来看美国、韩国和日本意识到在可再生能源投资和技术发展方面,之前其实做得很不够,那么在无论是韩国的政府,还是日本美国这两个新上任的政府首脑的治理下,都在希望能有更大的投资和刺激政策到这种可再生能源,这也促成了这些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这种竞争。那么这种竞争会继续减少技术的成本,会继续解决在技术渗透率提升过程当中所面临的其他的这种技术障碍也好,或者是经济的障碍,比如说电网的适应能力,比如说智能电网的发展,或者是电池或者是储能技术,包括现在我们看到中国在电动车发展方面拥有强大的制造能力,那么日本首先公布了2035年要禁售传统燃油车,包括不在销售混合动力车的这样的一个非常积极的目标。那么韩国和美国也在考虑,特别是美国的很多更积极的一些州也在公布类似的政策,这些都促进了未来低碳技术在各个国家能够更多的发展,能够提高他在能源结构当中的渗透率的这样的一些情形。

那么最后的话我想对于这份工作文章的一个我个人的观察也想分享给大家,我个人的观察或者是对这篇文章的理解,主要是想集中在东亚这三个主要经济体,他们未来设定了这样一些在全球来看非常受欢迎的这种积极的碳中和的目标之后,他们如何有更好的协作,有更好的支持。我想从中国的角度来讲,由于他具有比较完整的工业生产的这种体系,有强大的这种工业生产的规模,所以在发展更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不管设备制造还是装机方面都会有很强大的优势。那么日本和韩国作为全世界主要的经济体之一,两个经济体他们也本身有很强的工业制造能力,特别是在软件方面、技术方面也有非常强大的优势。所以从我们来看,这三个国家也在各为邻居,所以他们也有彼此的这种竞争的这种潜在的意识,所以有一些所谓的同辈压力。当中国公布碳中和战略的时候,我想对韩国日本是影响,当日本公布2035年禁售传统燃油车和混合动力车的时候,对中国和韩国也是有压力的。所以我想这种同辈压力也会有一些积极的影响,使得三个国家能够有更多的合作,也能有积极的竞争,使得在全球减少煤炭和快速减少煤炭比例方面,应该做出这三个国家所对称的这种工作,因为在煤炭消耗方面,或者在液化天然气和整体的石油天然气消费方面,东亚三国家在全球都占有非常高的比例,由于他的经济发展速度较高,也有由于他的人口较多的原因。所以最后我想在我们在我们的项目当中,在我们的解读的栏目当中,还会持续关注一些来自于本地区的独立智库,关于气候和能源研究的一些进展或者是政策分析的进展。那么今天我们选择的是韩国的东亚研究所的一篇工作论文,那么我想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开始,也希望我们在未来的遴选报告的时候,也会关注来自于日本和来自于更多的韩国的一些研究。

我们这一期的报告解读就到这里,再一次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您喜欢本期解读,请别忘记点赞,或者将本期的内容分享给更多的人。如果您对我们所解读的内容有更多自己的看法,也欢迎留言或与我们通过邮件联系,我们也会定期对读者反馈在节目中进行回复或者解答。透过海外智库之眼,助你走在能源与气候变化政策认知前沿,更多的精彩内容我们下期再见。